华夏银行资管部苑志宏:理财细则可缓解信用紧缩困局

2018-07-31 17:06来源:未知

  【Pick中国好银行,你为谁打Call?】“2018(第六届)银行综合评选”正式拉开帷幕,作为#2018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 的重头戏,本年度评选设置了五大类奖项,网友可通过PC端或者手机端为喜爱的银行投票。【在线投票】

  央行资管执行通知和银行理财细则延续了资管新规的精神,对部分内容进行了细化,有助于银行理财在过渡期内平稳有序开展业务,扭转因业务骤停、规模快速下降对经济和金融市场产生的负面影响。

  7月20日,资管新规落地近三个月后,《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开始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随后银保监会还会发布银行资管子公司相关管理办法。

  近日,华夏银行资管部副总经理苑志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表示,公募产品可投非标,估值方法的进一步确认,公募产品销售门槛和渠道的调整和明确,以及过渡期机构自主安排整改计划,以上五点内容对银行理财的影响较大,且有利于稳定市场预期,对增强市场信心有积极作用。

  4月19日,华夏银行发布公告称,拟出资不超过50亿元全资发起设立资产管理子公司。苑志宏表示,目前,华夏银行非保本理财规模超过5000亿元。压降老产品的同时,正研发新产品,将逐步建立“公募产品多元化”、“私募产品深度定制化”的产品体系。

  关于子公司发展未来,苑志宏在期待相关管理办法下发的同时表示,银行设立资管子公司是综合化经营的重要举措。在资产端,以私募产品为主要载体,资管子公司预计可大力发展各类债权融资、股权投资、并购基金等业务,与公司部门、投行部门密切联动,为企业客户提供包括融资、投资、财务顾问和信息撮合等在内的全方位的综合金融服务。

  《21世纪》:目前银行理财现状如何?特别是央行发布《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和银保监会下发银行理财细则意见征求稿之后,银行理财面临哪些挑战?

  苑志宏:资管新规下发后,银行理财正式进入了转型期。整体上看,银行现有资管业务模式与新规要求仍有较大差距,各家都需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和业务安排,在过渡期内完成存量资管业务的消化和整改,过渡期内会出现银行资管规模的进一步收缩。

  未来,净值型转化、打破刚兑是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的必然趋势。总体来看,我认为商业银行理财业务将面临四个方面的挑战:

  一是产品端方面,新规要求产品应当实行净值化管理,净值生成应当符合企业会计准则规定,金融资产要坚持公允价值计量原则,鼓励使用市值计量。目前,预期收益型产品仍是银行理财的主流品种,净值型产品也大部分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计量和估值,与新规要求不符。

  二是投资端方面,新规对于非标资产的相关规定,将进一步压缩未来理财资金投资非标资产的规模,非标类资产的久期或将缩短,标准化资产如债券、ABS的占比将进一步提高。今后商业银行拼的是主动管理能力,应借助银行体系的客户优势、风控优势,再通过加强投研能力的投入和提升,提高整体实力。

  三是销售端方面,随着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的逐渐退出,以公允价值计量的净值型理财产品将逐步取代预期收益型产品,基础资产的风险将及时反映到产品的价值变化中。这意味着银行需借助新规的契机,持续、深入的开展净值型产品投资者教育,提高投资者对净值型产品的认可和接受程度。

  四是系统端方面,根据新规要求,商业银行的理财业务模式将面临根本性转变,这意味着目前商业银行的理财系统不论是从销售端、投资端还是估值端,都急需优化和改造。

  《21世纪》:此次央行资管执行通知和银行理财细则的意见征求稿中,对银行理财影响最大的内容是什么?

  苑志宏:央行资管执行通知和银行理财细则延续了资管新规的精神,对部分内容进行了细化,有助于银行理财在过渡期内平稳有序开展业务,扭转因业务骤停、规模快速下降对经济和金融市场产生的负面影响。同时,对于稳定市场预期,增强市场信心有积极作用。

  第一,明确公募资产管理产品除主要投资标准化债权资产和上市交易的股票,还可以适当投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且过渡期内金融机构可以发行老产品投资新资产,这都有助于缓解银行理财在过渡期的转型压力,同时有利于缓解当前信用紧缩、企业融资困难的局面。

  第二,过渡期内,对于封闭期在半年以上的定期开放式理财产品,持有的资产组合久期不长于封闭期的1.5倍,可使用摊余成本计量,且现金管理类产品暂参照货币市场基金的“摊余成本+影子定价”方法进行估值,这都有利于商业银行理财产品的平稳转型,防止银行理财规模断崖式下降。因为此前市场最担心的就是资管新规执行后,市值法的使用会导致银行理财规模的大幅萎缩。

  第三,公募理财产品销售起点由5万下调至1万,极大的扩展了银行理财客户范围,理财资金的募集更加碎片化,缩小了与公募基金投资门槛的差距。未来,银行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将是货币基金的最强有力的竞争者。

  第四,进一步规范了银行理财产品的销售渠道,明确了银行理财产品可采取“直销+代销”模式进行销售,但代销机构必须是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农村信用合作社等吸收公众存款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非银机构不得代销银行理财产品。

  第五,过渡期内由金融机构按照自主有序方式确定整改计划,过渡期后对于由于特殊原因而难以回表的存量非标资产及未到期的存量股权类资产,放宽了此前硬性的整改要求,给予了一定的空间,更具可操作性。

  苑志宏:新规出台后,我行一方面着手压缩老产品规模,一方面积极研发新产品。关于老产品,计划至2020年末,即资管新规明确的过渡期末,规模压缩为0。关于新产品,根据新规要求,将逐步建立“公募产品多元化”、“私募产品深度定制化”的产品体系,包括但不限于货币类、纯债类、专项资产类、固定收益+权益类、固定收益+衍生品类、股票类、商品及衍生品类、FOF及MOM类、混合类等类型的理财产品。

  《21世纪》:银行资管部门在组织架构和银行内部分工合作上,可能会有哪些变化?对子公司有何畅想?

  苑志宏:银行设立资管子公司是综合化经营的重要举措。资管子公司将与银行多个业务条线和部门在财富管理、投资银行、债权融资、股权投资、资产托管、投资顾问等领域产生业务联动,有效发挥业务协同效应,提升银行综合金融服务能力。

  在银行负债端,理财产品是银行个人客户最主要的财富管理工具,与个人存款业务存在有效的协同效应,资管子公司成立后,将改变目前以低风险、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为主导的较为单调的业务布局,以更专业的管理能力,为个人客户提供不同风险偏好、不同投资策略的、丰富的公募和私募产品。

  另一方面,资管子公司可以为企业客户提供定制的现金管理工具,以及与其业务相匹配的资产管理工具和金融风险对冲手段。在同业客户理财方面,资管子公司独立的法人地位,将为与各类金融机构业务合作和联动创造更加有利的条件;在运营成熟后,资管子公司还可以积极申请社保、企业年金、养老保险基金、QDII等业务资格,不断拓展客户群体和业务范围。

  在银行资产端,资管子公司以私募产品为主要载体,可以大力发展各类债权融资、股权投资、并购基金等业务,与公司部门、投行部门密切联动,为企业客户提供包括融资、投资、财务顾问和信息撮合等在内的全方位的综合金融服务。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