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企业文化发芽于信念提炼于经验培植于制度

2018-07-21 05:01来源:未知

  “你有遇到过没有企业文化体系,但仍然优秀的公司吗?” 蒋芳说,自己有遇到过。

  1996年,大学刚毕业的蒋芳加入马云的第二个创业项目“中国黄页”,当时团队统共10来个人。

  “虽然外面所做的事情可能全世界都搞不清楚、工作内容看起来没有连续性,但是大家依然信心满满非常努力,这其中靠的就是马老师的个人表达,他会明确地告诉我们可以做什么、应该坚持什么。我们有相处的基本方 法论,明确什么是集体反对的,什么是集体鼓励的。”蒋芳回忆说。

  1999年,马云把自己的新家腾出来创业。他跟大家说:“各位,大家给点钱把,我们一起做未来,一起创业。

  “吸引人和激励人一直是创业初期领导者的很大困难之一。为什么当时又穷又苦的我们还愿意交钱?靠的就是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和赏识,以及创业带给我们的成就感、满足感、成长感。”蒋芳说。

  实际上,马云当时的企业家格局和能力已经初见端倪。蒋芳透露了个细节,1999年9月,阿里巴巴有了第一笔业务收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工商注册阿里巴巴这家公司,拿到执照后当即直奔当地媒体,花了8万块“巨款”刊登招聘启事。

  凭借日益壮大的名气,阿里巴巴很快获得了高盛500万美元以及软银2000万美元的投资,拥有了正式的办公场所。但快速成长的烦恼随之而来:当团队规模不断变大,甚至是团队的组成比较复杂的时候,团队之间沟通的成本就会增加、协调性会丧失。

  到2000年全球互联网泡沫破灭,这种焦躁的氛围在公司逐渐升温。彼时阿里巴巴危机四伏,资本方明确表示没有再投资计划,更麻烦的是团队还没想好如何赚钱。蒋芳说,他们计算过,从2000年4月开始,阿里巴巴手里的资金,最多只能再维持9个月。

  2001年8月,曾在通用电气供职15年之久的关明生入职阿里巴巴担任COO,包括蒋芳在内,大家开始寄希望这位拥有管理经验的老手能带领团队快速找到盈利模式。

  但令大家意外甚至有点失望的是,关明生的第一个决定是通知管理开会讨论公司的使命、愿景、价值观。第二个决定是要求团队停下手头工作,听管理层讲解公司文化。“我当时有点难以理解,心想谈就谈吧,只要别太耽误我手上的工作。”蒋芳坦言。

  在随后业务与市场的战略规划上,蒋芳又对管理层打了个问号。“当时有两笔收入可观的业务订单,但马老师却决定停掉相关业务,拆掉团队,我们特别不能理解。”

  过了好几年,蒋芳才知晓当年的两笔订单中甲方索要回扣,这与当时阿里巴巴的诚信价值观不相符,马云与团队讨论了一个上午,还是决定放弃。“很多人会有如果论,如果等我强大了,我就不再违反我倡导的。但马老师和阿里巴巴不是,我们在前途未卜的时候依然坚持我们的坚持。”如今回想起来,蒋芳内心依然十分尊敬。

  最后,阿里巴巴团队冒着极大的风险被迫推出B2B电子商务平台“中国供应商”,“几乎所有员工都在反对向会员收费,只有马老师坚持。”现在回过头来看,大家反对是有历史背景的,当年盛大找到了免费网游,网易找到免费邮箱,腾讯找到了增值服务,百度找到竞价排名,谁收费谁死亡,这是当时中国互联网的共识。

  被行业赞誉为“中供铁军”的营销团队成立的场景时,也颇具戏剧性。“马老师叫来两位中层,其中一位甚至没有任何销售经验,马老师说‘把这两台旧电脑抱走,给你们500块钱。你们要建立全世界最好的直销团队。’有人会质疑马云怎么可以说得这么心安理得,有人会说马云是吹牛,我们觉得不是。他是真的相信,他不是因为看见所以才相信,而是因为相信所以看见。”

  一套良好的价值观体系为企业提供了一个外骨骼--防止公司在成长过程中失去控制的外部约束。但文化从来都不是单独生存的,它发芽于信念,提炼于经验,培植于制度。蒋芳感慨说:“当你手里没有牌可打了,没有炫目的产品,没有很高的成交率,此时公司的文化就非常重要,当时的我们拥有强大的精神气儿,很多客户因此相信我们的人。”

  通过中国供应商,阿里巴巴把当时的50多万免费注册用户变成收费会员,从而建立了新的盈利模式。这个产品当初养活了几百人的公司,成全了阿里巴巴 香港上市,并且如今仍保持30%的销售增长。

  非典给我们带来的意义在于我们找到阿里精神的线年,年轻的阿里巴巴刚刚迈入收支平衡阶段,但那场“非典”来得气势汹涌。阿里巴巴有一位员工去参加广交会后发烧,定性为疑似非典。

  从天而降的危机使这个全球最大的B2B网站面临瘫痪。面对危机,阿里巴巴高层果断决策:改集中办公为分散办公。事发3小时500名员工已分散完毕,随即在各自家中安好电脑宽带照常办公。

  长达14天的隔离,用户甚至都不知道阿里巴巴公司被隔离了。阿里巴巴团队不但维持了公司两大网站的正常运转,而且使业绩激增5倍。而鲜为人知的是,淘宝网就是在隔离的那几天推出的,推出的时间也恰巧是5月10日。那时候淘宝网有一句话“纪念在最艰苦的时候坚持创业的人”。

  员工在危机状态下表现出来的镇静和自觉,表现出来的执行能力和独立作战能力,使阿里巴巴高层感到惊讶和骄傲。蒋芳说:“非典给我们带来的意义在于我们找到阿里精神的真正内涵所在。”

  马云说,我们应该永远地纪念这样一种精神,我们不是为自己在工作,我们是为我们共同的信念和我们共同的客户在工作。

  后来阿里巴巴进入高速拓展期,不断的有人下船、登船,但这艘快速发展的巨轮一直在乘风破浪前行。幸运的是,由于经历过互联网泡沫,马云对于此后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做了最坏的打算。2007年,阿里巴巴在 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马云把融集的资金都用于维护公司经营的安全性。

  “我们跟房间之外的人怎么讲。”讨论会上,蒋芳抛出的问题让大家都屏住了呼吸。“一个字都不用改,都讲给大家听。”马云干脆地回答。

  “这件事带给我们最大的痛苦不是股票跌到3块钱,不是市场不看好我们。”蒋芳本人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我开始会为了维护客户利益敢跟上级拍板。”

  事后,马云开始与一帮创始人频繁探讨,带着大家去福建、陕西四处转悠,在一次次的探索与碰撞中,大家开始慢慢形成了合伙人制度共识。为了传承公司的文化,确保公司使命、愿景和价值观的可持续性,这种合伙人关系被最终以协议的形式确定下来。

  阿里合伙人制度,不同于传统的合伙企业法中的合伙制,也不等同于双重股权架构。在“合伙人”制度中,由合伙人提名董事会的大多数董事人选,而非根据股份的多少分配董事席位。“阿里巴巴的CEO一职也是由合伙人提名,唯一条件只有一个,在阿里巴巴工作满5年,我们希望CEO能跟阿里巴巴文化有深度链接。”蒋芳说。

  毕业于杭州电子工学院,在进入阿里之前是马云的学生,毕业之后追随老师一起创业。是阿里巴巴18位创始人之一,曾任阿里巴巴总经理助理,廉正部门的主管,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2009年9月,马云突然宣布包括自己在内的18位创始人集体辞去元老身份,阿里巴巴将改用合伙人制度。蒋芳成为阿里巴巴合伙人。2016年4月11日任阿里巴巴集团首席人才官(CPO)。2017年1月13日,任命蒋芳担任张勇的国际业务特别助理兼阿里巴巴集团副首席人力官。

作者:admin